28.心跳很快(1/2)

阖家欢乐, 花好月圆的中秋夜被一场大雨淹没了。

温羡站在雨里护住花灯,把它放进湖里, 看着它飘远,看着它被淅淅沥沥的雨水浇灭。

愿望轮空, 不免失落。

他苦恼地揉了揉湿漉漉的头发, 恨不得指天大骂。

酸溜溜地扯着嘴角, 搓了搓脸,镜面早已被雨水打花,模糊的视线里,有一道娇柔高挑的身影往他这边走来。

那人停在他身边, 将伞高举遮住雨水。

“现在你该相信我了,谢粟爱的人是慕北燕, 不是你。”

“那又怎样?乔湫, 你说爱我可是真的?”他咧嘴讥讽道。

“你不信么。”乔湫勾了勾发丝,笑的百媚生, 像只狡猾的狐狸精。

他抬起脸,重重抓住她的手, 指尖冰凉, 冷声说:“那就陪我睡一夜,让我看看你的心有多真。”

——

一大早便接到安迪菲的电话,谢粟迷迷糊糊地从被窝里钻出来,走出卧室, 便看见桌上做好的早饭。

碗旁边压了一张纸条, 她打开一看, 脸上洋溢着温馨的笑容。

【我准备去上班,早饭做好了,等你拍完戏,我就去接你。】

谢粟弯了弯眉,走到卫生间洗脸刷牙,手机还在不知疲惫的震动,安迪菲的电话一大早咆哮了三次,她快速坐在桌边吃饭,然后拿着自己的包下了楼梯。

阳光明媚,清风徐来。

“谢粟,你太慢了!”安迪菲开着红色跑车停在她面前,打开车窗,摘下眼镜,颇为恼怒。

“对不起安姐。”

“快上车,我们现在就去大片厂。”

谢粟打开门,坐在副驾驶位上,安迪菲丢给她一个墨镜,轻描淡写道:“带上。”

她点头,把墨镜戴在鼻梁上,瞅了瞅安迪菲,露齿一笑。

“你长得真好看,比乔湫好看多了,顺眼舒坦。”

她脸颊微微泛红,墨镜下的眼镜淡淡一笑,视线瞥向窗外。

“你是不是养男人了?”安迪菲突然问。

谢粟愣了下,眨了眨眼睛。

“我看见你家阳台挂了男人的衣服,你爸妈不在世,还会是谁的衣服呢。”

“那些……是我师兄的。”谢粟轻声说。

“喔,就是你说的让你爱的死去活来的那个师兄?”

她张了张嘴,吓得背脊挥汗如雨,摆了摆手,辩解道:“不是啦,你误会了。”

没有爱的死去活来……

安迪菲用眼角余光打量她,没有拿她打趣,笑了笑说了声:“坐稳了。”

跑车嗖的一声,加大马力往远处驶去。

谢粟只剩下两个镜头便光荣牺牲了,最后她跟温羡饰演的陆池准备同归于尽,然而被乔湫饰演的清漪背后放箭,把自己人给炸死了。

谢粟换上衣服,化好妆站在旁边看剧本,其实她的台词很少,剧本里也就几句:是的小姐,遵命小姐。

公仆视觉。

秋天微微凉,她扯了扯领带,没能扯开。

发现勾住了衣服上的别针,手指轻轻解开,不小心扎到了手,心口一痛,血珠子溢出来滑落指腹。

她正要放进嘴里吮吸,然而一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截住她的动作,把她的手含进嘴里。

谢粟眉头一皱,身体僵硬地不行,赶紧抽回手指。

“你别这样!”

“当我喜欢你的手指吗?我又不是变态,不过助人为乐而已。”温羡拿出湿巾把她圆润白洁的指腹擦了擦,血点没了,多出一个针眼。

“谢谢你,以后不要这样,很脏。”她的心非常不争气的怦怦乱跳,接下来没继续跟他牵扯,避到别的地方认真看剧本。

温羡无趣得走到蓝思琦那里,抢过他手上的扇子,扇了扇风,嘴角上扬,说:“蓝思琦,我现在真的相信你说的话了。”

蓝思琦从剧本上抬头看。

“什么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