摄政侯爷的宠妻:001 自荐枕席(1/2)

齐国荆州,南安侯府。

数十个美女分两列,提着裙裾,俯首娉婷地进去了南安侯府的大门。

这些美女都是此次齐国魏国交战,魏军弃城惨败,齐军从魏国青州城里俘虏的美女。

因是要上献给主帅南安侯暖床的,这些魏女不仅个个都是处子,姿容娇美,百里挑一,还被教养嬷嬷特地调教过,不仅不能因国仇家恨抗拒南安侯的宠幸,还得学的床第之间,如何讨一个男人的欢心。

美女们都已进去南安侯府,押送魏女的侯府将领扬手,守门的护卫正要将府门关闭,只听一个少女磁性娇美的声音从侯府大门外传来。

“等等!”

奚曦提着裙裾,莲步轻移跑到侯府门前,对着押送魏女的侯府将领道:“我也是齐军俘虏的,要进献到南安侯府的魏女。”

“是呀是呀!”教养嬷嬷跟着奚曦气喘吁吁地跑近,证实奚曦的身份。

教养嬷嬷心虚地抹了把跑的热了满脸的密汗,此次从俘虏的魏女中共挑选了三十个美女,调教了要进献给南安侯。谁料想到,想到要进侯府服侍南安侯,服侍那个魔声在外,杀戮成性的齐军主帅南安侯虞浚息,魏女心莲向来胆小,今早过来南安侯府的途中,犯起心病来。恐误了魏女进南安侯府的时辰,教养嬷嬷只得让侯府将领押送着那二十九个美女先行去往南安侯府,教养嬷嬷留下照看心莲,等心莲一时发病过了,她再将心莲送进侯府。不想她一番悉心照料,心莲还是一命呜呼了。

献进南安侯府的魏女是三十个,在自己的手上却死了一个,教养嬷嬷正苦恼怎样交差,仿佛上天听到了她的心声,那个宛如天女下凡的少女从晨雾中走近,看着心莲的尸身,笑问她道:“这是要进献到南安侯府的魏女吧?”

那个美得宛如天女下凡的少女,就是奚曦。

奚曦告诉她,她是个孤女,却爱慕荣华富贵,以她的姿色,不去侍候手握齐国三军,位高权重的南安侯,简直是糟蹋了。而她的姿色,世间也只有同样俊美如妖魔,位高权重的南安侯才配拥有她。

奚曦那样美,美得那样不真实,此女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?她觉得奚曦的话说的太对了。而此时此刻,她也需要一个美丽的少女顶替那个死去的心莲进去南安侯府。何况奚曦那样美,秒杀了另二十九位献进侯府的美貌少女。真可笑,那二十九位少女经她一手调教,她之前还对那二十九位少女的美貌感叹赞美,可那二十九位美丽的少女,和奚曦相比,简直粗鄙不堪到了尘埃里去。想南安侯见了她,哪里会不容颜大悦?她这个教养嬷嬷跟着鸡犬升天的日子到了。

奚曦是顶替心莲的合适人选,又美貌如斯可以给她带来利欲,教养嬷嬷一时哪里还想的起这个自荐枕席的美貌少女根本来路不明?!

“还以为病的来不了了呢!陈嬷嬷,这个魏女什么病?别是什么腌臜的毛病,到时给我们侯爷传染了!”押送魏女的侯府将领睇着教养嬷嬷咕哝道。

陈姓教养嬷嬷拉了奚曦给侯府将领看,“将军大人,将军爷爷!你看这姑娘生龙活虎的,唯恐赶不上魏女入侯府的时辰,跑的比我还快呢!她哪有什么病?不过是想到要进侯府侍候侯爷,一时高兴过了头,喜的昏厥了过去!”

那侯府将领笑了笑,含笑的眼眸睇向奚曦,眸中的笑意渐渐凝住,好久才回过神来。这真的是之前路上发病的那个魏女吗?可惜并没去留意细看那个魏女的模样。而奚曦身上分明穿的是此次进献到侯府的魏女的统一衣着。这样美丽的少女,只恐日后再无缘相见,年轻的侯府将领莫名地,没有去排查深究奚曦的身份,虽然他知道自己有失职守。

年轻将领颔首道:“姑娘,请。”

直到年轻将领作请后,奚曦才真的松了一口气。虽然,即便顶替身份进不了南安侯府,她还有的是别的法子。只是,奚曦收回看着年轻将领的目光,这个年轻齐将也是很有意思。明明还是在怀疑她来路不明不是吗?

顺利地,混进南安侯府了吗?

奚曦仰脸望着侯府牌匾上:南安侯府四个字。

“虞浚息。”奚曦在心里轻轻念着南安侯府的主人,齐军主帅的名字。

虞浚息,我叫奚曦,是魏国主帅奚滨的女儿。魏军战败,我爹爹,我娘亲,还有奚玥,阿穗,都死了。虞浚息,我来向你索命来了。

奚曦扬着脸,眼眶里恍惚有泪光,但她转瞬一笑,提着裙裾,跑上了南安侯府门前的汉白玉石阶,跑进了南安侯府。

陈嬷嬷跟着奚曦进去侯府,她皱了皱眉,明明这个顶替心莲献进南安侯府的少女那样美,她跟着鸡犬升天的日子也指日可待,却为何,她反而升起一种不祥之感?她甩了甩头。

年轻齐将望着跑进侯府,看起来很是明媚欢快的奚曦,唇角笑了一笑。

他刚满二十,因仰慕南安侯的威名,选择了从军。他出身官吏之家,武功与智谋也不错,虽然才从军三月,资历尚浅,却已是齐军的一个小头目。官居百夫长。

年轻齐将抬头望了望蓝天白云,今天真是明媚的一天啊。便是小立军功,被提拔为百夫长那日,心情也没有这样的明媚。

……

在齐国,南安侯府,威名与地位,仅次于齐国皇帝坐镇的齐国皇宫。只因南安侯府的主人,南安侯虞浚息,手握大齐三军,位高权重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