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门嫡秀_120 大结局(二)新文_免费小说阅读_混沌钟九响

120 大结局(二)新文

安愉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从我的寝房到他的寝房的一路,其实他住的院子本就人少,一路行去,肉眼虽没有看到第三个人,被他抱在怀里的我,仍是羞窘地将脸埋进他胸前的衣服里。

而行往他寝房的一路,都如柳下惠坐怀不乱的他,入了他寝房的那一刻,黑眸已经幽暗下来。

我在他的怀里,只对视了他的黑眸一眼,立即又埋首他怀中,不敢去看他。

我心中慌乱,又心疼他几日没有睡好,我下午倒是补眠了,他呢?“你睡一觉吧!今晚别……”

他终于抵达床榻。将我置于榻上后,他已吻了下来,他气息不稳道:“我借着酒醉,下午在筵席旁的偏厢睡了一下午,陪客的一直是将入主官场的云山先生。”

……

……

出塔前的最后一个周天,我们在塔中那个并不隐秘的地方,又是怀着赴死的心情恩爱缠绵,固然炙烈颠狂,却无此刻已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无忧。激情之后,我在他的怀里,手指抚摸过他雍雅俊美的五官,身心满足地唤他:“相爷。”

“还叫我相爷?”他凝眉,嗓音暗哑道。

我于是含笑,轻轻唤他:“奕然!”

他眸色陡深,身体立时又动了情。

……

夜里,巫山云雨,下了一次又一次。

又一次云雨之后,靠在他怀里的我,久久才从余韵颤悸中平复下来。

四更的更声响起。

我问着贪欢到现在的他,“今日你不去上朝吗?”

他捋着我脸侧汗湿的发,“今日起云山先生已暂代相位,三日后,我离去之日,他将正式拜相。今日起我不用上朝。”他亲了亲我,有些餍足地笑道:“你早在抱怨你累了,睡吧。”

“嗯。”我往他怀里靠了靠。

一觉睡到中午才醒,在床上被萧奕然喂了碗肉糜粥下肚,萧奕然搁了碗的那一刻,已吻咬起睡饱休息好又填过肚子的我。

被窝里,两人正是胶合不分之时,小艾在外叩门,“相爷,皇上召您入宫。”

我闻言本欲推拒萧奕然,但见他垡咑冲撞愈疾,如同被置于潮浪卷儿上的我,亦管不得此刻相召的人是君王,我搂住他的脖子,亲起他来。

……

事毕,我们终于起床。

我坐镜子前简单梳妆,就着他寝房中他母亲的画像,与过来我身边的萧奕然道:“你母亲果然跟你很像,也很像……婧妃娘娘。”

“嗯。”萧奕然第二次拿出那条蓝水晶项链,搭到我的颈前,替我扣着链扣。

这一次,我没有拒绝。

我端详着镜中我的脖子,展颜道:“很漂亮。”

萧奕然望着镜中的我,“它的主人也很美。”

萧奕然对镜中的我道:“和我一起进宫。你不在我眼前,我不放心。我担心皇上还想使什么阴谋诡计。”

“好。”

……

御书房中。

萧奕然与东方潜龙一起看着云山先生批阅过的奏折。

萧奕然问道,“今日早朝,皇上第一次面见云山先生,觉得如何?”

东方潜龙点头道:“云山先生,果然乃封侯拜相之贤能。”

萧奕然笑问道:“今日皇上桌案前的这些奏折,臣一本也没有经手,都是昨日先生批阅的,皇上观之如何?”

东方潜龙唔声道:“甚好。”

东方潜龙放下手中的奏折,他看着萧奕然道:“但朕还是更属意奕然你做丞相。朕这些年,也看惯你的字迹了。”

萧奕然俯首道:“臣去意已决。”

东方潜龙深深看着萧奕然,“从你抛给朕的筹码,不难看出,你有倾国之富,倾国之势。你的富贵和势力是何时聚集的,又是如何聚集的,朕竟是丝毫不知,丝毫没有察觉!罢了,朕的弹丸小国,也留不住你。你诱拐奚玥与你去东三省考察陈石海的政绩,你不但没有与奚玥一去不复返,就那样私奔远走江湖,还请贤了才能不逊色你多少的云山先生接替你的相位,也算你对朕有情有义。”

东方潜龙笑看萧奕然和我,“你给朕举荐了贤能接替你的相位,朕也欲让你名正言顺地添置位身边人。朕之前许诺,奚玥从九层佛塔里出来,朕就为你们主婚的。”

萧奕然推拒道:“臣近日无意成婚。”

东方潜龙挑眉,“你与奚玥已有夫妻之实,你便不想给奚玥一个名分一个交代?”

萧奕然笑道:“臣与奚玥还有两日便要离京。时间仓促,不足筹备臣想给奚玥的婚礼。”

“还有两日便要离京吗?”东方潜龙微愕,“确实时间仓促,不好筹备婚事。”

东方潜龙起身道:“早走早好,朕对那些势力公布了奚玥的身份,闯九层佛塔的九百九十七位高手虽然殒命了,一旦各个势力背后母国的精锐力量赶过来……离京的一路注定凶险,虽知道你早有准备,朕仍是替你捏一把汗。明面上,朕不会在你离京的一路助益你,你应该明白朕的处境。”

“臣明白。”

……

从御书房出来,萧奕然黑眸带笑凝视我道:“不会让你等太久。”

“嗯?”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我们的婚事,不会让你等太久。”萧奕然黑眸深幽望着我。

我低首扬唇,萧奕然亦扬唇笑起来。

携手行经御膳房的宫墙之外,我突然驻步。

萧奕然问我,“怎么了?”

我闭目蹙眉,“这宫墙里面,有个人的内力精深之极,便是木徵师父,也难以望其项背!他的内力与我的内力同出一宗。我师兄梁钰的内家功夫尚不到如此火候,难道是……师父?”

我蓦然睁眼,与萧奕然对望一眼,二人施展轻功,奔着那人的高深内力而去。

一个偏僻的宫院里,一个年过半百,相貌堂堂,却不修边幅的半老不老的男子正坐在地上啃鸡腿。

看他身旁的食盘,他手中的食物赫然出自御膳房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