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0 大结局(二)新文(2/2)

他果然是,梁门上任的门主,我的师父。

“师父!”我过去他的身边,跪下。

啃着鸡腿的师父,欲去拉我的手臂,又怕脏污了我的衣服,他为难道:“以前你虽是个女孩子,可驰骋沙场,不男不女,如今都嫁过两遭人,是个真正的女子啦。嗳哟,奚玥,便是多年未见我,也不用行如此大礼啊!”

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。我已经没有爹爹了。师父……”

“起来啦!起来啦!唉,跪吧跪吧!”

“奚玥跳崖之后,感谢老门主再生之恩。”萧奕然与我师父作揖道。

“欸?奚玥连这个都告诉你了?”我师父笑眯眯地看着萧奕然,“奚玥昨天从九层佛塔里出来,才恢复的记忆,你今天竟然就对我谢恩?奚玥昨晚和你说的此事?你们俩昨晚干什么好事了?哈哈……”

“师父!”我轻叱。

师父正经地对我说道:“当年你被齐军追击到东淄国的苍云山,我本是赶去苍云山救你的。可我被个老对手纠缠住了。眼睁睁看着你跳了崖。我击败老对手后,见到你被你现在的爹黄金贵搬进马车。当时你的伤过重,亦伤重的为师无法替你运功疗伤。当时受了重伤的我,带着同样伤重垂危的你,也无法行事。我总不能放下身份与梁门那帮小辈求救吧?我想来想去,只好喂了伤重的你护住心脉的丹药,跟着你去了京城。去到京城后,一路上,为师虽将自己的伤疗养的差不多了,但黄金贵夫妇照护了你一路,我也不好贸然去花府抢人,于是见黄金贵到处找名医诊治你,我便化身名医正大光明去了花府给你治伤。”

师父对萧奕然得意笑道:“哈哈,奚玥当年跳崖,又伤的那样重,非大夫药石所能医治也。普天之下,除了我,谁将她的命救治的回来?便是我救回她的性命,她也足足在床上躺了半年呢。”

“师父救命就救命,何以封住我的内力?”我不解地问道。

师父解释道:“当时你昏迷不醒,我并不知你会失忆嘛。便想封住你的内力,免得你伤好后,去给奚滨两口子复仇!”

我望着师父道:“父母之仇,不共戴天,难道不应该复仇吗?”

“奚滨死在战场上。为国捐躯,不就是一个将帅的最终归宿吗?他是死于两军交战,又非与虞浚息私相兵刃相见。何况奚滨两口子,又不是虞浚息亲自下的手。便是亲自下的手又怎样?”师父起身,喝了一口酒,道:“虞浚息杀了你父亲,你杀了虞浚息替你父亲报仇?虞浚息以后的子女又杀了你替虞浚息报仇?你以后的子女,又杀了虞浚息的子女报仇?奚玥啊,冤冤相报何时了?”

我起身道:“时间若倒回五年前,或者我没有失忆在花府被师父救治活过来,我可能都想着给父母报仇,时隔五年,其实我心中的仇恨,已经很淡了。诚如师父所言,为国捐躯,是一个将帅的最终归宿。齐魏两军的战役里,我不仅是爹娘的女儿,还是齐军的先锋。便是令虞浚息人头落地,也该是再在战场上!”

“这样想就对啦!”师父拍拍我的肩膀,又笑眯眯地望萧奕然道:“你岳丈岳母的仇,萧相你怎样看待呢?”

萧奕然笑了一笑道:“冤冤相报何时了没错,可还是要给玉侯一些苦头吃的。”

我与师父都是看着萧奕然。

师父笑眯眯道:“传闻萧相心有七窍,此言甚好,甚好啊!”

我笑望着师父问道:“师父的内力,完全可以隐藏的让人探不出来,今日师父是特地引我过来的?”

“萧相的人查封印你内力的人,已经查到我的头上啦。何况你也恢复记忆,明确了是为师封住的你的内力。我再不现身,你二人都该逼我出现啦!”

……

皇宫内院并非长话的地方,萧奕然请了师父回来相府,师父欣然前往。

到相府后,师父笑眯眯对萧奕然指名道姓,期望萧奕然的从人元武下厨。得偿所愿,晚饭的饭桌上,师父吃的眉飞色舞。

我望着师父。师父每每面对萧奕然都是笑眯眯的,喜欢萧奕然实在喜欢的过分了些,敢情是惦记萧奕然让元武下厨啊?

我失笑问师父道:“师父从前就居无定所,四海为家。这几年,师父都去了哪些地方?”

师父边吃菜边道:“你做了花蝴蝶之后,我觉得你失忆了做个富家小姐也挺好。所以打消了将你带回梁门的想法。奚二小姐大隐隐于市啊,可比回梁门还安全的多。想一想你不会有危险之后,我就去齐国南安侯府转了转。”

“然后我意外在玉侯府见到了奚曦!”师父哈哈笑道:“那个丫头真是有意思极了!我从不曾想到,一个齐国最大的钦犯,可以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玉侯的府中,将日子过的如此活色生香风生水起!”

我笑了道:“因为她是奚曦。在这个世上,我从不觉得,还有比她更冰雪聪明的人……”

奚曦远在天边,有个人却近在眼前。

我与师父,不约而同看向了萧奕然。

我与萧奕然道:“自你十六岁起,不是就堪破了棋局的万千变化,下棋从无敌手吗?他日你与奚曦,你二人都可以尽兴地下一局棋了。”

“我很期待。”萧奕然给我夹菜。

“我也很期待。”师父笑眯眯道。

师父道:“我在玉侯府意外见到奚曦后,精彩的日子就让我再也走不动脚步了。我这几年一直潜伏在齐国荆州。直到去年你被嫁了人。还是被花大壮嫁到了皇家。我知道,大隐隐于市的奚二小姐,快要隐藏不住了。我于是过来了东淄国。”

我望着大战蹄髈的师父,“去年到今年,师父不会一直在御膳房做梁上君吧?”

“我总得吃饭吧。东淄国皇城,饭做的最好的地方,就是相府和御膳房啊!”师父摇首道:“可惜相府固若金汤,萧相也不太贪口舌之欲,元武那个小子,于是很少下厨,为师去相府偷一个江湖一流高手的饭菜,又不为他察觉,也太费周折了些!”

“师父这一年来,一直藏身皇宫,师父觉得木徵师父,比起师父的武艺如何?师父封印的我的内力,就是木徵师父替我解开的哦。”

“那和尚的武功比起我差远了!”师父挥手道:“至少若是我替你解开封印,我绝对不会被你破封的内力震伤!”

……

当晚,我身体该吻的不该吻的地方都被吻遍了,情动差点崩溃,得来的欢爱盛宴分外地蜂狂蝶乱。事毕好久,方平息下来的我,在萧奕然怀里,指摘他道:“师父还说,你不太贪口舌之欲。”

“嗯。主要是奚玥以外的食物都不太合我胃口。”

我含羞带嗔欲推他。

萧奕然捉住我的手,他凝视我道:“奚玥,明日我们回一趟花府吧。”

我抱住他的腰杆,含笑应道:“嗯。”

……

翌日晨时,被窝里,萧奕然对怀里的我道:“奚玥,起来了,用过早饭我们便去花府。”

“嗯。”我含混地应了声。

被窝里温暖,我一时赖着未起。萧奕然在我耳后闷笑咬话道:“是否想云雨一番再起?我觉得你此意甚好。”

我推开他,笑着从床上坐起。

……

萧奕然的院子里并无年轻手巧的侍女,我不太会梳太繁复的发式,照样只是简单挽发,萧奕然却拿来许多精贵首饰,让我今日佩戴挑选。

“只是回趟娘家而已,那些首饰配戴起来,会不会太隆重了?”我旋即反应过来,我侧首望萧奕然,笑问道:“你在紧张对不对?”

萧奕然望着我,并不掩饰道:“我生平第一次去见岳丈岳母,是比较紧张。比第一次站在金銮殿上朝还要紧张。我怕他们觉得你和我在一起后,不如你做豫王妃时身份金贵过的好。何况比起我还不曾上门拜访,就玷污了你的名声,已讨二老欢心的豫王,要让二老喜欢的多。”

我握了萧奕然的手,笑望他道:“虽说除了那些势力,皇城的普通百姓,还不知道我的身份,可我还是怕我娘知道此事。何况再回娘家,我身边的男人已经更换。其实今日回花府我也心虚无比。但看到你比我还紧张,我心中莫名轻快了许多。”

萧奕然失笑,“奚玥,你把你的轻快建筑在我的紧张之上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新文求收,新文求收……